当前位置: 8888彩票 > 社会 >

聚龙小镇位于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

2019-08-11 05:35 - 查看:
我国传统社会的特点是乡土社会、熟人社会,邻里之间存在着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基层治理要把立德作为治本之策。德治主要是用道德规范来调控社会秩序和社会成员的相互关系,从

  我国传统社会的特点是乡土社会、熟人社会,邻里之间存在着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基层治理要把立德作为治本之策。“德治”主要是用道德规范来调控社会秩序和社会成员的相互关系,从而有效提高人们的思想政治素质和精神境界,从根本上防范和减少违法乱纪现象的滋生。

  社区治理的理想模式不仅仅要求环境优美、设施完善、和谐有序,更要有文化价值的凝聚。随着我国社会阶层结构的变迁,社会各阶层思想观念呈现多元化、复杂化、务实化的特点,人们关注理想信念问题的同时也关注收入就业、教育医疗等现实利益问题。其中蕴含更多的是积极因素,有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发展,同时,也带有部分消极因素。

  本文节选于《社会治理》期刊2018年第10期《企业主导的聚龙小镇社区治理样本》 一文。

  基层社会治理的关键是如何处理国家与社会、社会与公民之间的关系,如何通过科学合理的制度设计分配治理资源、凝聚社会共识、激发社会活力、解决社会问题、满足社会需求,这离不开对传统文化和现实国情的尊重,以及在此基础上辩证地选择符合时代要求和地方实际的治理路径。聚龙小镇样本的本质是在弘扬传统文化基础上实现自治、法治、德治的融合与协调,进而形成了“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

  2018年6月9日,北京师范大学社会治理与公共传播研究中心社区治理调研基地落户聚龙小镇。

  这种“家人”共治的本质是治理理念的升华,培育多元主体共治共享新理念,改变行政命令、包办代替、替民做主等工作方式,强化居民自治,强化协商治理,社区问题居民讨论,社区事务居民共治,是探索民生导向下的突破与创新。

  聚龙小镇创始团队在建设项目之初,就秉承自然、健康、快乐、和谐的生活理念,强调“家文化”“邻里情”。聚龙小镇的文明生态,是以人为主、以文为魂、以德为风、以邻为亲;其价值观念可以总结为:“修己安人、养德睦邻、求真明道、聚善归心”,这充分体现在社区生活方方面面:业主入住要签署文明公约,社区景观中遍布了诸如“德不孤,必有邻”的古训,素不相识的业主见面也会微笑示意等等。

  为形成推动社会发展的合力,需要按照共同治理原则,发挥政府、市场、社会等多元主体的协同互补作用,充分体现多方参与。社会企业属于增强市场主体社会责任的一方,社会治理亟须解决的各种社会问题使社会企业成为社会治理的创新主体。

  聚龙小镇没有采用大多数房产企业纯市场运作模式,而是在物业企业的牵头下,充分发挥社会协同作用,以满足社区居民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以保障社区居民的权利为核心,以社区居民的广泛参与为基础,通过创新服务项目,提高服务质量,让居民共享企业发展成果,基本实现了管理服务完善、治安秩序良好、生态环境优美、人际关系亲密、社会风尚文明、群众安居乐业,这正是社会责任担当和企业家精神的体现。

  聚龙小镇在自治、法治、德治上的实践并非是相互孤立的,而是相互依存、共同作用于社区治理工作中。德治提供了丰厚的道德土壤和价值资源,法治确定了各项事务的框架与边界,自治激活了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热情和主动性。

  内部事务包括社区内部管理、服务和教育。涉外事务主要有国家和地方政策法规与标准的贯彻落实、社区管理与城市管理的对接、社区代表的履职监督等,包括涉外事务和内部事务,聚龙小镇自治主要包括以下内容:社区自治是指社区组织根据社区居民意愿形成集体选择依法管理社区事务,

  Louis Hothothot:塔伦蒂诺集齐小李子和布拉德•皮特两大最贵男神,更有艾尔•帕西诺,向起伏生息的好莱坞电影业致敬。

  聚龙小镇社会治理法治化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开发商和物业公司在聚龙小镇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坚持依法办企,不论是建筑工程、绿化环保、人力资源管理等各项工作均在法治轨道上进行。二是运用社区“文明公约”等自治规则来约束、规范全体居民的各类行为。三是社区内各类兴趣团体或组织内都具有相应的制度规范。四是在长期的社区生活和邻里互动中,聚龙小镇居民在包括环保、公益等在内诸多领域已沉淀出一些不成文的规则体系。

  面对聚龙小镇社区人口的复杂多元情况,如何引领多元化务实化思想观念,最大程度地形成价值认同,是社区治理创新持久动力的难题。

  这决定了社区治理整体上展现出强道德教化的特征,通过各种文化符号和居民自觉,构建了一个相对独立的“价值认同圈”,客观上形成了类似传统礼法社会下的社会舆论监督的场域,从而不断强化入住居民的内省自察意识。

  聚龙小镇位于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于2007年3月31日启动建设,园区面积约2万亩。虽然名为“小镇”,但却并非行政区划意义上的建制镇,而是以“人文、森林、湖泊、运动、教育、温泉、驿站”为主题,是集生态、养生、居住、运动、文化、旅游等为一体的大型国际社区。

  总的来说,这种探索的可贵之处在于并非人为预设目标与路径的自觉选择,而是自发呈现出一种朴素但深刻的“自治、法治、德治”相互融合、协调发展的积极状态。它强调乡绅贤人率先垂范、道德教化、企业社会责任、居民共同治理、新熟人社会构建等,使聚龙小镇生态环境良好、人际关系融洽、文化氛围浓郁、社区管理有序。

  三是以公益组织为支撑。通过建设各类公益组织、兴趣团体,组织各类特色邻里活动来实现社区内关系管理,引导社区业主在良性互动与交流中增加友好关系,形成新的熟人社区的人际生态。具体来看,聚龙小镇业主已经自发建立各类业主协会20个,主题覆盖文化讲座、艺术展览到文艺演出、邻里欢聚各个方面,此外,还有爱心义工社、文明督导团、老兵服务队、环保志工队、爱心顺风车等公益团体。

  市场运作模式在商品房社区治理中较为常见。该模式成功的关键在于有愿意主动承担公共服务职能和责任的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但也面临治理是否可持续等问题。

  这不仅能统一居民的思想和行动,凝聚文明、和谐、向上的正能量,还能提升居民素质和文明素养程度,是引领社区治理创新工作的动力源泉。

  法治是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重要途径和保障,社区治理意义上的“法治”有着更为丰富的内涵和外延,不仅强调以国家的成文法为行为的依据,更关注其他各类规范在调整社区生活中的重要作用,着重培育社区居民的规则意识、权义观念。

  从2008年起,聚龙小镇社区以“共建文明社区,共享美好生活”为宗旨来倡导共建共享,在国内社区首创的“业主文明公约”得到九成以上居民高度认可,并通过孔子大讲堂、诚信良品店、爱心义工社、爱心顺风车、文明宣传语等营造文化建设环境,开展公民素养、诚信教育,将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社区居民的日常生活,凝练出了“修己安人,养德睦邻,求线字社区精神,激发了居民的社区意识,凝聚社区共识,增进居民对社区的认同感,激励居民广泛参与社区事务,引导居民参与社区治理与服务。

  聚龙小镇社区治理实践是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党的领导确保了正确的政治方向,政府部门在政策范围内给予了探索与创新的空间,企业勇于担当自觉践行社会治理责任,社会组织和利益主体纳入治理范畴,形成了协商合作、协同互助、协作共建的共建共治共享格局。

  一是坚持党的领导,确保自治方向。2007年成立党支部,2016年升格为党总支,现有党员58名,依托物业管理中心,整合摄影、书画、钓鱼、登山等多种健康休闲文化艺术协会,设置协会联合党支部,发挥党组织与群众之间的桥梁纽带作用。

  『作者』凌锋,法制日报评论部副主任、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博士研究生;王大鹏,社会治理杂志社综合部主任。

  二是以开发商(物业公司)为主导。聚龙小镇物业公司“物业管理中心”属于聚龙小镇项目建设开发方,自项目建成起就负责社区的运营与服务,在基本物业、生活配套措施建设运营、社区治理等工作,物业公司承担着宣传国家政策法规、开展社区内公益事业、调解社区纠纷、维护社区治安、沟通政府机关等职能。

  《社会治理》是教育部主管、北京师范大学主办的新型智库期刊,多位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作出批示,15位相关部委负责同志支持创办。它是中国第一本全面关注社会建设、深化社会体制改革、正确处理政府和社会关系、提高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等重大议题的综合性、权威性、创新性杂志。

  聚龙小镇首先把业主培育为“家人”,以“家文化”塑造亲情,用“邻里宴”加深感情,激发社区居民这个最大量治理主体的主动性和能动性,就社会治安、环境卫生、社区管理、文化活动、养老敬老等社区重大事项进行沟通协商,将社区相关利益方凝聚在一起,优化了我国传统主要以行政力量主导的社区治理模式,是社区治理新模式的孕育。

  从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转变是现代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向。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社区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以普通街道居民区、单位大院社区和农村社区为主转变为以商品房小区、房改房小区、回迁房小区、新型农村社区等社区为主,熟人社会转变成为陌生人社会。同一社区的很多居民之间来往较少、互不相识甚至互不来往,社区没有凝聚力,协调居民关系、化解社区矛盾等难度较大。如何在陌生人社会的现实条件下实现有效的社区治理,打造邻里守望相助、融洽和睦的现代社区,考验着社区中多元主体的智慧。